Total Pageviews

【○隻字片羽○雪泥鴻爪○】



○○○○○○○○○○○○○○○○○○

既然有緣到此一訪,
何妨放鬆一下妳(你)的心緒,
歇一歇妳(你)的腳步,
讓我陪妳(你)喝一杯香醇的咖啡吧!

這裡是一個完全開放的交心空間,
躺在綠意漾然的草原上,望著晴空的藍天,
白雲和微風嬉鬧著,無拘無束的赤著腳,
可以輕輕鬆鬆的道出心中情。

天馬行空的釋放著胸懷,緊緊擁抱著彼此的情緒。
共同分享著彼此悲歡離合的酸甜苦辣。
互相激勵,互相撫慰,互相提攜,
一齊向前邁進。

也因為有妳(你)的來訪,我們認識了。
請讓我能擁有機會回拜於妳(你)空間的機會。
謝謝妳(你)!

●●●●●●●●●●●●●●●●●●



Monday, May 14, 2018

【翻譯偵探事務所】小荳荳在窗邊做什麼?「窗邊的小荳荳」


小時候看《窗邊的小荳荳》,只覺得輕鬆溫馨有趣;但當了媽媽之後,就有點驚心動魄了:如果徹子是自己的孩子,該怎麼辦?在我們的教育體制裡,能夠這麼溫柔地守護這樣特別的孩子嗎?
現在台灣已有森林小學、種籽小學、華德福、自學等各種體制外教育,但想想巴學園是在二戰前就開始實踐體制外教育,小林校長還真是非常有遠見的教育家。
#體制外教育 #窗邊的小荳荳 #トットちゃん! #窓際族 #冬冬的學校生活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6933


【翻譯偵探事務所】小荳荳在窗邊做什麼?「窗邊的小荳荳」


友善列印版本

近日2017年日劇「トットちゃん!」將在台灣播出,中文劇名採用最流行的書名「窗邊的小荳荳」。這本藝人黑柳徹子的自傳,1980年代曾在台灣掀起一陣搶譯風潮,相信很多讀者對那個率真可愛的小荳荳、睿智的校長、電車改裝的巴學園教室都頗有印象。
但小荳荳在窗邊做什麼?看人還是看風景?其實真相還蠻心酸的。根據黑柳徹子的說法,書名「窗邊」出自日語「窓際族」一詞,指的是職場上不受重視,坐冷板凳的員工。小荳荳因為好奇心強又好動,一年級老師受不了,把她退學了,所以她自稱是校園裡的窗邊族。只是這個日文詞似乎是日本獨有的文化,在其他文化中,「有窗的辦公室」聽起來都還蠻愜意的,頗難聯想到「受冷落」的意思。有一位譯者邱利貞說「窗邊」類似台灣的「放牛班」,但放牛班和升學的關係比較強烈,其實也不是很貼切。以現在的用語來說,應該比較像「被放生」吧?
這本日文書在1981年3月出版,當時台日間還沒有版權協定,因此譯本頗多。書名和主角的名字也並不一致,最早的譯本在1981年12月就出版了,叫做《窗邊的小華》。「トット」其實就是徹子(Tetsuko)本人,「徹」(Tetsu) 是常見的男生名字,她父母本來以為會生下男生,所以取好了名字,結果生下來是女生,就把徹加上一個「子」,變成她的名字「徹子」。她的父母並沒有替她取一個常見的女生名字,可以看出他們也多少有點特立獨行的味道吧。由於徹子小時候口齒不清,總把自己的名字說成「トット」,所以後來就成了她的外號トットちゃん。「小華」看起來是個歸化的譯法,畢竟國立編譯館時代的課本,男生常常叫小明,女生常常叫小華。
《窗邊的小荳荳》最早的譯本在1981年12月就出版了,叫做《窗邊的小華》。(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第二本是兒文作家李雀美的《冬冬的學校生活》,1982年10月出版,李雀美當時正好在東京攻讀兒童教育,目睹日文原作的流行風潮,又與她所學相關,因此譯了本書,書前有作家桂文亞的序。李雀美採用了音譯「冬冬」來翻譯徹子的小名,不過後來並沒有人仿效。同一年,名譯者朱佩蘭的譯本《愛的教育:小徹的學校生活》,先在自立晚報「婦女與家庭」版連載,11月出單行本,與李雀美的譯本差不多同時間問世。朱佩蘭的譯本直接用「小徹」當作「徹子」的小名,內文裡也刪掉了徹子口齒不清的描述。朱譯本非常流暢好讀,但把許多日本元素都省略了,像是書裏有幾章與日本文化相關的,如「小林一茶」(孩子們學做俳句)、「表演會」(演出日本傳統歌舞劇「勸進帳」)等,都不見蹤影。       
名譯者朱佩蘭的譯本《愛的教育:小徹的學校生活》。(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1983年力爭(即邱利貞)的譯本《窗口邊的荳荳》,第一次用了後來成為主流譯法的「荳荳」,還有國語日報社長薇薇夫人的序。譯者邱利貞是台大教授的太太,當家庭主婦之餘,也替國語日報翻譯一些兒童教育相關的文章,因此對這本書頗有感情。台大宿舍的鄰居中有位日籍太太萩原保子,常與她討論書中翻譯的問題,也許因為這樣,這本書的日本元素保留最多。朱佩蘭譯本刪掉的章節,她都完全保留,也譯出了黑柳徹子的後記。力爭譯本出現之後,後來的譯本書名變化不大,像是《窗邊的小荳荳》、《窗口邊的豆豆》、《窗邊的小豆荳》等等,有人喜歡草字頭的荳,有人用豆子的豆,也有兩個都用上的「豆荳」。《窗邊的小豆荳》是1992年出版的,據譯者李朝熙說,當時市面上至少有十種中譯本。但他的譯本是中日對照本,所以還能別樹一格。不過,現在已有版權規範,未授權的版本都已經不能再銷售了,現在市面上合法出版的是親子天下的《窗邊的小荳荳》三十週年紀念版和繪本版。
李雀美、力爭各以音譯「冬冬」、「荳荳」翻譯徹子的小名,「荳荳」後來成為台灣主流譯法。(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除了書名和主角的名字之外,トモエ學園的譯法也很多,後來的譯本多採用「巴學園」或「巴氏學園」。但其實校長姓小林,並不姓巴,巴氏學園有點奇怪。原來トモエ這個字是一種黑白花紋,有點像太極,校長意思是要以身心調和作為教育目標,也與他提倡的兒童律動課程相符。漢字寫作「巴」,但與中文的「巴」字毫無關係,如何翻譯這個校名有點棘手,所以早期譯本有出現「友愛學園」、「友江學園」、「友緣學園」多種譯法。
トモエ圖案有點像太極。(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這本書原書的插圖是知名女畫家岩崎知弘所繪,但黑柳徹子出書是在1981年,岩崎1976年就過世了,所以這本書的插圖其實是黑柳徹子和岩崎的家人,從她眾多的作品中挑選出情境合適的作品,而不是畫家特意為本書所繪。但岩崎的畫風甜美可愛,實在與小荳荳的情境非常搭配,很難想像是插畫家過世後才挑選的呢。
小時候看《窗邊的小荳荳》,只覺得輕鬆溫馨有趣;但當了媽媽之後,就有點驚心動魄了:如果徹子是自己的孩子,該怎麼辦?在我們的教育體制裡,能夠這麼溫柔地守護這樣特別的孩子嗎?可能學校老師會要求家長帶去看過動兒門診吧!我還記得兒子一年級時在安親班,因為寫字太醜,被老師用橡皮擦把整頁作業擦掉叫他重寫,他因此忿忿不平嘮叨了好幾天:「字醜又怎樣?她看不懂嗎?老師有規定不能寫醜字嗎?」想來如果他在巴學園,老師就一定不會把他的作業擦掉了。連二十一世紀的今天,還很難有老師像小林校長那樣溫柔包容,難怪黑柳徹子長大後很感激母親,當年不但隱瞞了她被退學這件事,還幫她找到體制外的巴學園,改變了她的人生。現在台灣已有森林小學、種籽小學、華德福、自學等各種體制外教育,但想想巴學園是在二戰前就開始實踐體制外教育,小林校長還真是非常有遠見的教育家。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