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隻字片羽○雪泥鴻爪○】



○○○○○○○○○○○○○○○○○○

既然有緣到此一訪,
何妨放鬆一下妳(你)的心緒,
歇一歇妳(你)的腳步,
讓我陪妳(你)喝一杯香醇的咖啡吧!

這裡是一個完全開放的交心空間,
躺在綠意漾然的草原上,望著晴空的藍天,
白雲和微風嬉鬧著,無拘無束的赤著腳,
可以輕輕鬆鬆的道出心中情。

天馬行空的釋放著胸懷,緊緊擁抱著彼此的情緒。
共同分享著彼此悲歡離合的酸甜苦辣。
互相激勵,互相撫慰,互相提攜,
一齊向前邁進。

也因為有妳(你)的來訪,我們認識了。
請讓我能擁有機會回拜於妳(你)空間的機會。
謝謝妳(你)!

●●●●●●●●●●●●●●●●●●



Friday, June 22, 2018

【南洋想想】東南亞的水下戰力:回顧與展望


近年來東南亞海軍建軍最可觀的成果,無非是諸國新增或更新潛艦戰隊。儘管可觀且多面向的投資,其實質的戰力仍未臻完備。
#潛艇 #軍火 #魚雷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7013


【南洋想想】東南亞的水下戰力:回顧與展望


友善列印版本

近年來東南亞海軍建軍最可觀的成果,無非是諸國新增或更新潛艦戰隊。儘管可觀且多面向的投資,其實質的戰力仍未臻完備。
潛艇示意圖。來源:Pixabay
歷史回顧
東南亞水下戰力的發端為1936年泰國皇家海軍向日本三菱重工訂購的馬恰弩級(Matchanu-class)潛艇。泰半基於曼谷靈活的外交政策,這四艘排水量430噸的潛艇並未在太平洋戰爭中有任何實戰的紀錄。戰後三菱重工在盟軍佔領期間無力提供後勤支援,加上國內政變政局不穩,使得這四艘潛艇在1951年即告退役。此外,英國為了保衛其馬來亞殖民地,也曾經在1930年代於新加坡部署十餘艘潛艇,並在部分南海區域進行水文調查,以便採取不對稱的水下作戰,來平衡日本帝國海軍的優勢。然而二戰初期地中海與大西洋戰區戰況吃緊,使得這批潛艇於1941年3月調離,沒有機會防禦日軍對馬來亞的征略。
東南亞現代潛艦的引進始自印尼。1950年代後期,印尼總統蘇卡諾的親共政策取得蘇聯可觀的軍援,包括14艘613型(Project 613,北約代號Whiskey,中國仿製稱03型)潛艦引進於1959至1962年。不同於其他蘇聯船艦在蘇哈托時代因為外交轉向後的後勤斷絕而除役,至少兩艘613型在換裝英國電池後服役至1985年,由當時新引進的德國209型潛艦取代。1978年,雅加達鑑於613型潛艦的老化,向德國訂購兩艘209型(Type 209)潛艦,並且取得授權在印尼裝配德國SUT水面水下兩用魚雷(Surface and Underwater Torpedo),部分SUT魚雷之後透過交換的方式來到台灣。除了印尼之外,沒有其他東南亞國家於冷戰期間採購潛艦。越南一度傳聞向蘇聯爭取潛艦,但是並未成案。當時普遍有限的財力、未臻充足的人力與基礎建設使得多數區域海軍無法取得潛艦。
近期發展
冷戰結束後,國際軍火市場急需新的市場以填補西方與前共產國家驟降的需求,同時部分東南亞國家開始享受經濟成長帶來的財務餘裕,使得潛艦的採購成為軍事現代化的重點之一。區域內國防投資最多的新加坡成為第一位新增的「潛艦俱樂部會員」。1997至2001年其間,新加坡引進四艘瑞典於1960年代下水服役的Sjöormen級潛艦。這些相對高齡的潛艦反應星國的建軍模式:先買中古貨熟練能力,再採購較新的裝備。2011至2012間,新加坡再度向瑞典引進兩艘較新的A17型潛艦。雖然這兩艘潛艦也是1980年代下水的中古貨,其水下絕氣推進系統(Air Independent Propulsion, AIP)使得上浮充電的次數減少,增加戰時的存活率,而且這兩艘潛艦是東南亞首先具備AIP的潛艦。星國於2013與2017年分別向德國訂購共四艘全新的218型(Type-218)潛艦,預計2021年起交艦。
同樣在1997年,越南從北朝鮮引進兩艘排水量僅100噸的南斯拉夫級(Yugo class)潛艇。儘管只有一孔魚雷管,這兩艘潛艇成為越南人民海軍水下戰力的濫觴。16年後,河內採購六艘俄國636型(Project 636,北約代號Kilo,故國內媒體譯作基洛級)潛艦,成為東南亞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潛艦採購案。越南的潛艦並未引進AIP系統,惟同時引進的3M-54E反艦巡弋飛彈具有可觀的220公里射程。雖然潛艦不易偵獲200公里以外的目標,而次音速的飛彈也有被攔截的可能,但是此射程仍有可觀的嚇阻效果。俄國有提供越南基本訓練與模擬設施,不過後者另將組員送往與同樣操作636型潛艦的印度接受訓練。此舉除了外交的考量外,學習非俄式的戰術也是重要的因素,因為中國也向俄國採購過十艘636型潛艦,對於俄式戰術自然熟稔。
當新加坡逐漸發展其潛艦的能力,其鄰國馬來西亞與印尼也跟上。吉隆坡於2009年取得兩艘分別由法國與西班牙建造的天蠍級(Scorpenes class),雖然沒有AIP系統,但是配備水下發射的SM39飛魚(Exocet)飛彈可攻擊水平線以外的目標。由於兩艘潛艦數目過少以致輪調維修困難,馬國海軍有計畫另外採購兩艘,惟時程為十年以後,變數甚大。雅加達則是雙管齊下:一方面從2004年開始外包給韓國大宇集團翻修升級原本的兩艘潛艦,另一方面於2011年向韓國採購另外三艘209型潛艦,已在去年開始交艦。原本還有傳聞印尼欲追加三艘潛艦,最終於2020年代中期建立十二艘規模的水下艦隊。但是目前佐科威總統經濟優先的政策,完整潛艦艦隊的建立時間恐怕難免延遲。
當主要東南亞國家都建立水下戰力的氛圍下,泰國輸人不輸陣,也提出潛艦的專案。惟預算吃緊加上2014年政變後不易取得西方國家軍售,最後於2015年定案採購以中國041型(北約代號元級)為基發展的S26T型潛艦。目前確定採購一艘,後續可能追加兩艘。既然是中國潛艦,中國的C708潛射反艦飛彈成為將搭載的重要武器系統。
挑戰
目前東南亞國家發展水下戰力最大的挑戰為安全與持續。由於水下的特殊環境,使得操作錯誤的後果遠高於水面艦艇,近年印度等國的潛艦意外正凸顯此嚴重性。除了強化訓練外,水下救難艦亦為重要的設備。新加坡首開先河於2008年建造水下救難艦Swift Rescue,馬來西亞於2012年也引進新加坡建造的救難艦Mega Bakti。而擁有區域內最大水下戰隊的越南也在今年成軍其自建的救難艦MSSARS 9316 (multipurpose submarine search-and-rescue ship 9316)。儘管印尼尚未採購救難艦,在原本兩艘潛艦完成翻修升級後,該國與新加坡於2012年簽訂協議,由後者的船艦協助水下救難。隨著潛艦數目的增加,造船業已有規模的印尼有可能建造救難艦。首爾身為雅加達最大的潛艦承包商,推銷其新型的水下救難艦亦不無可能。當台灣目前也在戮力發展潛艦的同時,救難能量的建立亦需謹慎的規劃。
東南亞各國數目有限的潛艦也是另一項嚴重的挑戰。海軍艦艇一般的服役狀況是三分之一備戰,三分之一訓練加上剩下的三分之一維修。因此各國可用的潛艦往往只有一至兩艘,外加緊急動員一至兩艘,這樣單薄的數目將局限作戰的持續性,更遑論戰損的承受度。各國單一的潛艦基地更惡化持續作戰的能力,蓋因外敵可以空襲或是特種作戰來癱瘓或摧毀潛艦的後勤設施。基於柴電潛艦有限的燃料,尤其是AIP的特用燃料,失去後勤基地等於作戰終止。換言之,東南亞國家的水下戰力仍處在發軔的階段,而戰略效果主要在於平時的嚇阻遠多於實戰的考量。惟此發展迄今的成果將有助於區域國家發展更為堅實的國防。
關鍵字: 潛艇軍火魚雷

No comments: